史文勇否认绑架,网秦创始人内讧

作者: 科技展览  发布:2019-09-24

原标题:网秦创始人董事长上演现实版"琅琊榜",揭开美股最后一块遮羞布

网秦创始人内讧 陷绑架案“罗生门”

原标题:史文勇否认绑架 网秦回应林宇辞职信很有可能“被盖章”

图片 1

网秦创始人林宇称遭董事长史文勇非法拘禁,发文免除史文勇职务;史文勇称林宇发布假新闻

图片 2

真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互联网宫廷戏,没有剧终!

网秦内讧公开化。

(图为史文勇)

滴滴关闭顺风车后,强东哥吸引了国内媒体的火力,滴滴在被逼到死角的时候,满血复活,相信不久便会正常运营;

9月11日,微博认证为网秦CEO的林宇发布微博称:“我回来了,你却走了,史文勇。”林宇此前9月10日在微博上以董事会名义发布消息称,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职务,他本人将接任CEO一职,并担任联席董事长。林宇还公开表示,自己曾遭到史文勇一年多的非法拘禁,目前北京朝阳警方已立案,并出示了《立案告知书》。

搜狐科技/马文玥

在东哥美国校园性侵案扑朔迷离,媒体舆论将东哥重重包围之时,两年前就备受争议的国内杀毒软件网秦现实版“琅琊榜”上演了。

史文勇则在10日晚发声明否认,称没有收到公安问询,在公司正常履职,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昨日,新京报记者登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官网查找,未发现凌动智行发布关于“免除史文勇所有职务,创始人林宇回归”的公告。记者询问朝阳公安局,至截稿未获回应。

9月10日,网秦创始人林宇公开指责凌动智行CEO(网秦董事长)史文勇曾非法拘禁自己,“连睡觉都戴着手铐”,并表示自己作为董事长曾在不知情情况下“被辞退”,作为公司大股东54%的投票权也不复存在。他称史文勇目前已逃往海外。

先是凤凰科技独家,网秦创始人林宇在朋友圈自我宣布回归,称现董事长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绑架其长达13个月,并受到非人折磨,幸被警方解救。报道称,遭董事长绑架长达414天,睡觉都戴手铐,而且是20多公斤重手铐和铁链,甚至还拳打脚踢,生不如死。

林宇称遭史文勇非法拘禁

9月11日上午,针对网秦创始人林宇称遭非法绑架、虐待的说法,史文勇今日发文回应表示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并称这种“像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立案都非常快,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

网秦(凌动智行)还发公告宣布新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人事调整与变动,任命网秦创始人林宇接任网秦CEO,并担任Co-Chairman (联席董事长)。公告还称任命傅达、周远和张跃兵为新董事。

9月11日一早,林宇在微博上对史文勇发问:“我现正在网秦办公室,担任联席董事长和CEO,你在哪呢?虽然你已被董事会和公司免职,我还是希望你能回国,回北京,回网秦办公室,当面对质?真假不就明白了吗?”

附史文勇回应全文:

看到这条新闻后,第一感觉是疑惑,感觉幕后一定不简单。于是,和网易科技采访记者刘正伟沟通后,也觉得“事情没有林宇说的绑架案这么简单”。在这个行业人都知道,网秦早在几年前因为浑水做空,林宇被传涉芮成钢案,处于风口浪尖。

此前9月10日,林宇在微博上以董事会名义发布消息称,根据网秦2018年5月16日的公告,史文勇先生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郭凌云女士担任董事长。许泽民先生因参与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事宜,并且向董事会隐瞒此重大事宜,免除其董事、CEO职务。由网秦创始人林宇先生,接任CEO,并担任Co-Chairman。

1、2016年11月10日被非法拘禁;2017年12月28日被解救;再到2018年8月3月才立案,中间长达8个多月时间。一般像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立案都非常快,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这个是很蹊跷。据了解,这个立案相当曲折,如果媒体能采访到朝阳分局经办人,会知道当中的曲折。

在没有任何征兆的前提下,一家创业公司创始人人间蒸发13个月之后,

林宇还针对个人遭遇公开披露,史文勇曾非法拘禁自己长达13个月,期间遭受非人折磨,直到北京市警方解救。林宇表示,已向警方报案,得以正式立案,同时表示,史文勇已逃离出境近一个月,近期史文勇试图裁掉大部分员工,掩盖真相,挪走资金。

2、假如案件嫌疑人身份被公开,是会影响警方办案的,这样的做法并不合常理。犯罪嫌疑人身份应由警方公布才合理合法。

忽然出现在大众前面,一时间也让无法适应。连网秦老员工也感到“圈蒙了”

对此,史文勇已于10日19时发布声明回应称,并没有收到公安问询,在公司正常履职,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9月10日,凌动智行官方微博做出回应称,前创始人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任,目前公司董事会管理层未有调整。

3、到目前为止,史文勇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

正当媒体感到异常震惊,在朋友圈谴责其董事长的“罪大恶极”之时,剧情发生了180度大转弯。

据媒体报道,史文勇否认与绑架案有关,称林宇开了个假董事会;发布假新闻,扰乱视听。对于林宇称史文勇已经逃离出境近一个月,史文勇表示,“我到海外出差很正常,是忙一些投资业务的事情”。

4、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对方曾发出众多邮件、短信给公司投资人,声称史文勇违法被国际通缉等信息,这种做法严重影响史文勇本人声誉,同时这并不是一个懂法律的人能做出的事情。

引导舆论方向是新浪科技一篇报道“深击|网秦林宇真遭绑架还是说谎? 五大疑点待解”。报道称,网秦现任董事长史文勇声明称,林宇毫无底线,恶意造谣,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回击,“林宇正是在上周末提前知道公司调查结果和公司决定后,挺而走险,悍然发动对上市公司的疯狂攻击。这一切都是恩将仇报,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把上市公司砸烂的疯狂手法,已经远远超出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凌动智行:林宇发布董事会新闻违法

5、2018年9月10日早上,对方在媒体上擅自发布董事会新闻违法,欠缺公信力。是蓄意为之。

至此,TMT赴美IPO第一股网秦宫廷剧“琅琊榜”正式上演。

据媒体报道,林宇认为其和妻子郭凌云加起来的投票权大概54%,因此可以重组董事会。对此,史文勇回应称,林宇方的投票权只有30%多,对方称54%是不对的。他透露目前网秦的第一大股东是7月份新引进的投资人,而之前的大股东RPL已没有林宇的位置,郭凌云才是RPL的股东。

首先作为RPL只看投票权只有30%多,对方称54%是不对的,且RPL是三人共有,三人是一致行动人。其次,对方召开的所谓董事会,包括发的新闻,公司共有11个董事,他只通知了5个董事,到场只有2位,远远没达到法定数额,公司整个是不知情的。再次董事会决议应该在48小时内在SEC网站上公布,否则无效。其发布的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是蓄意炮制的假新闻。

一、 当年是谁绑架了林宇?

根据公开资料,网秦创立于2005年,最初定位为移动安全服务厂商,为功能机提供下载服务。金沙江创投、红杉中国等多家知名风投加持下,在公司尚未盈利,且被央视曝光参与恶意吸费下,2011年登陆美股。

史文勇

图片 3

网秦上市后,投资者获得四倍回报,林宇开始头戴黄色安全帽出席各种会议,这也成为其对外的标志形象。

9月11日中午12:15,凌动智行(前网秦)发布了关于特别委员会对“董事会变更“事项的独立调查报告,调查结果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辞去CEO兼董事长职务是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的,但公司的一名雇员拥有林宇签名印章的保管权,“很有可能”在史文勇的授意下在董事辞职信上“盖章”。

图片 4

2013年10月25日是网秦8周年庆典活动日,网秦却在美股上演股价雪崩,暴跌47.16%。做空机构浑水表示,“我们认为网秦什么都没有”,72%的营收是虚构的,并且安全产品存在后门。一周后,网秦才做出回应辩护。

而根据网秦2018年5月16日的公告,史文勇曾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

根据林宇的说法,他遭遇绑架长达13个月之久。但是根据时间推断,2017年年底已“成功获救”,但是,为何2018年8月份警方才立案?在长达8个月的时间里,“劫后余生”的林宇为何仍然选择消失?为何不曾向媒体透露半点消息?他在等待这一个什么机会?按照林宇的说法,警方破案有其规定,不便打草惊蛇。但是有一个问题,警方还没有立案,有如何办案呢?

2014年8月,林宇在出席互联网大会上的演讲中重申了平台战略。但在这次演讲后,林宇失联数月。直到当年底12月,网秦宣布林宇因个人原因卸任,公司晋升许泽民为联席CEO,史文勇担任董事长。

附原文: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史文勇是林宇高中同学,相识了20多年,林宇说史绑架他目的是逼他辞职,不想让他当董事长。而且,辞职信也是别人代笔。在高科技今天,检验一下辞职信签名并不难。

2015年3月2日,网秦官方博客发布的春节祝福文章显示,林宇已经回到公司,但并不担任任何职务。2016年3月,林宇以天心科技董事长的身份出现在发布会现场,打造互联网游艇服务业务,而媒体报道他时则介绍其为前网秦CEO。

图片 5

但是,史文勇的说法则全然相反。

2018年1月22日,网秦董事会批准其更名为“凌动智行”,股票代码也随之变更为“LKM”。

9月10日,林宇在朋友圈宣布自己“回归网秦”,并称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林宇的妻子郭凌云担任董事长。免除许泽民董事,CEO职务,由林宇自己接任CEO,并担任联席董事长。

二、 史文勇到底有没有跑路?

9月11日,凌动智行以史文勇落款的文字回复新京报记者称,林宇在媒体上擅自发布董事会新闻违法,欠缺公信力,是蓄意为之。林宇所召开的董事会只通知了5人,2人到场,而该公司董事多达11人,达不到董事会召开标准;作为RPL只有30%多的投票权,并非对方声称的54%,而且RPL为三人共有,三人是一致行动人。

图片 6

图片 7

新京报记者 梁辰 陆一夫 实习生 陈诗怡

不过,凌动智行(前网秦)昨天还发布声明称其所言均为不实消息。并在今天的声明中也表示,根据公司章程,董事长选举董事迟睿为联席董事长,史文勇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

公开资料披露,根据网秦2018年5月16日公告,史文勇先生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郭凌云女士担任董事长。

■ 对话

图片 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公告还说,许泽民先生因参与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事宜,并且向董事会隐瞒此重大事宜,免除其董事,CEO职务。由网秦创始人林宇先生,接任CEO,并担任Co-Chairman (联席董事长)。

林宇:身心受摧残需恢复

责任编辑:

从公开资料看,林宇已重新成为网秦董事长,而史文勇则被免职。然而,史文勇的说法再次让剧情出现发转:针对林宇对我的恶意中伤,本人特此声明:1,本人与其声称的立案事宜无关,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2,本人在公司正常履职;3,本人对于这种毫无底线,恶意造谣,栽赃陷害的做法深表愤慨,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

新京报:从被解救到立案,中间长达8个月,是什么原因?

从史文勇声明看,非但没”跑路”,还要用法律手段维护权益。

林宇: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我身心受到摧残,需要一段时间去休养调整和恢复;另一方面,这是绑架大案,立案很慎重,我配合警方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做刑侦、核实等工作,警方需要更多时间进行调查,需要有确切的证据。

三、 揭开美股信息披露透明的遮羞布

新京报:史文勇说没有收到朝阳公安方面任何调查和问询要求,你怎么看?

公开资料显示,网秦创立于2005年,于2011年5月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移动互联网企业。

林宇:首先,根据办案组的纪律,不能对外透露信息,否则都跑了,怎么抓,难度更高。办案组不会主动对外说做什么,包括我本人。和我相关的跟我核实,跟我无关的警方不会跟我说做了什么,这是他们的工作纪律。有没有去找过他,我们作为外人无法求证。

图片 9

新京报:史文勇说54%的投票权是不对的,是这样吗?

2014年12月,不明原因,网宣布秦林宇辞职,直到2018年9月10日重新回归。作为一家移动互联网上市公司,当时网秦并未对林宇的突然“”失联“,并未做任何解释和说明。这不太符合美股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然而,纽交所对此却不闻不问,是不是有点异常?

林宇:上市公司董事会公告已经非常清楚,这是违法交易。上市公司章程中规定只有三个创始人才拥有B类股票。这个结构跟京东、阿里巴巴、百度一样都是创始人才能拥有的,除非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发生转移,否则不可能改变。

从2013年至今,国内媒体对上市公司网秦的质疑之声一直都没有停止。当时浑水做空网秦,称其操纵了一场重大骗局,对网秦质疑主要集中在——捏造营收数据、伪造市场份额、夸大付费用户量。同时,将网秦的股票评级列为“强烈卖出”。果断,网秦股价拦腰斩断,连续两天,下跌六成。对此,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撰文《再问网秦造假,粉饰与谎言都非正途》有过详细报道。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实习生 陈诗怡

另外,美国律师起诉网秦,公开进行索赔。

■ 观点

树大根深的网秦,躲过一劫又一劫。今天,即便是创始人林宇突然宣布归回,披露的如此重大的案情,美股(凌动智行有限公司)依然坚挺。, 另外,林宇召集人马开了一个董事会,而史文勇则认为,这是一个无效的董事会,因为11名董事,到场才2人。这个公司到了互不承认的地步,到底是谁说了算?

CEO许泽民:当年出售国信灵通是合理的

可见,正是由于这种粗放的监管模式,导致了网秦这样奇葩公司的存在以及宫廷剧继续上演。

9月11日,对于网秦创始人林宇和史文勇之间的纷争,网秦CEO许泽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不作过多评价,“他们当事人之间的事情,只有他们俩人最清楚。”

史文勇也透露了他和林宇的恩怨源于之间的利益分成,真可谓神仙打架,股民遭殃。

对于林宇提到飞流和国信灵通等优质资产被贱卖,许泽民向新京报记者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当年网秦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国信灵通肯定是合理的。

不得不说,作为一家移动网络安全公司,网秦连内部高管的安全都保证不了,连创始人都被绑架了,哪用户数据谁来保护呀?而作为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第一家移动网络科技股,难言对股民利益负责。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15年8月27日,网秦宣布以8000万美元现金的价格将国信灵通出售给国信灵通创始人侯树立。这与此前估值相差较大。2014年6月11日,网秦公告宣称将国信灵通3.4%的股权作价1800万美元转让给Beijing Guorun Qilian Venture Capital Center(北京国润祁连风投资本中心),当时该交易对国信灵通的交易前估值为5亿美元,交易后估值为5.3亿美元。

责任编辑:

林宇认为,2014年后网秦基本没有核心业务,主要是史文勇把公司的优质资产低价贱卖,“大部分都卖给了他自己,也包括国信灵通等等。”工商资料显示,目前史文勇是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和思享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79.34%和65%。

史文勇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自己持有飞流和思享时代的股份,是因为网秦和同方基金有交易合作。“国内资本规则是要有人兜底,有人承诺业绩,有一堆事的。”史文勇透露,目前公司正在境外搭建VIE结构,他作为同方基金的代表,是替同方基金持有飞流科技和秀色直播的股权,并非他个人所有。

在出售飞流和国信灵通后,网秦未能找到新的支撑业务,业绩难言理想。财报显示,网秦去年净营收为5761万美元,较2016年的6060万美元下滑5%;2017年归母净利润净亏损为527.4万美元,较2016年有所缩窄。

今年1月,网秦正式更名为“凌动智行”。许泽民向记者表示,如果他本人和史文勇继续留在网秦工作,将会推动公司朝着智能汽车方向发展,“这个战略方向是不会改变的。”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 现场

凌动智行加强安保,内部仍留网秦痕迹

9月11日,工作日的雍和航星科技园园区十分安静。园区8号楼10层大堂,四个身着黑色上衣的大汉,挂着工牌在此巡查。

有两家公司在这里办公,一家是凌动智行,另一家是元心操作系统。两家公司内部打通可以自由通行。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两家公司的董事长都是史文勇,公司方面加强安保的原因是,9月10日,凌动智行前身网秦的另一位创始人林宇在一群黑衣人的保护下,闯进办公室,想要召开董事会恢复身份。

记者走访凌动智行办公区发现,公司虽然已经在年初完成更名,但网秦的痕迹依然留在这家公司一些老员工工牌、高层办公室标牌,以及公司楼间展示内容上。史文勇和许泽民的办公室位于10层,未发现林宇办公室。有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2014年之后,就没有看到郭凌云出现在公司内部。

昨日,一位网秦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2015年公司已经将未来押宝在车联网上,开始利用位于杭州的子公司进行研发,最初的产品是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由史文勇推动。但对内部员工直到2016年的十周年活动上才公布,随后人员开始分流。

“一些做移动互联网的留下来负责海外市场,安全部门大多去了百度等其他公司,也有产品和技术转岗到杭州子公司。”

新京报记者 梁辰

本文由亚洲彩票发布于科技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史文勇否认绑架,网秦创始人内讧

关键词: